维瓦·维尔维特

维尔维特家第三代的魔术师。不过初代的祖母只是某个魔术师的情妇,只在枕边细语时习得初步的魔术,第二代的母亲也只是“要好好珍惜妈妈重要的回忆”这种程度的觉悟继承了秘迹,所以真正认真去探求魔道的,是由韦伯这代才开始。因此不管是魔术回路的数量或魔术刻印的品质都极为粗劣。
因为母亲对魔术师社会的阶级制度十分感冒的关系,对于作为老师认真教导儿子一事表现出难色,不过韦伯对魔术极为憧憬,终于在两亲病逝的同时散尽家产凑足入学资金后,身无分文的进入时钟塔―――结果等着他的辛苦和挫折,让他选择了圣杯战争这样的豪赌。
虽然没有实践魔术的素养,但是在作为研究者的观察力、洞察力上有过人的才能。若是干脆主张“魔术是次文化的一环”以批评家的身分出道说不定能够风靡一时,不过那样肯定会遭到魔术协会的抹杀,他只能以别的方式发挥具有的才能。
要是以跑者来比喻的话,虽然脚力完全不行,但是能描绘出理想的跑步姿势。当然是无法成为选手,不过作为教练的话可以毫无遗憾的发挥出才能。
在Zero正式动笔前的初期设定时,虽然被戏称为野比太、无路用之王、Zero的清凉剂1的韦伯君,不过在最后成长到会被误认为主角的地步。

Fate/Zero material: Fate/Zero用语辞典
§

→参照艾尔梅洛伊二世的项目。

Fate/Apocrypha material: Fate/Apocrypha用语辞典
译者注
  1. ^ 虽然写作清凉剂,不过念成oasis,也就是绿洲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