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劫界离

“赤”方Master的其中一人。不过并没有跟随言峰四郎,而是和从者一同采取独自行动。从者是“赤”Saber莫德雷德。凶恶的外表给人一种美国逃犯的感觉。不是魔术师,是魔术使。虽然知识这点无法和魔术师们相提并论,但论战斗经验可是能和活了百年的达尼克比肩。
平常在战场四处回收魔术师的尸体或互相抢夺魔术刻印。基本上不会故意去做增加死者之类的事情。再说因为就算不用做那种事,在这世界上每分每秒都会出现死者。
魔术礼装虽然爱用短型猎枪,但这不过是拿来当咒弹应用魔术的媒介在使用,没有拿来当普通的枪用过。其他基本上使用心脏加工成的手榴弹或动物的眼球和猴子的手之类的,因为是死灵魔术,所以礼装大部分都非常恶趣味。
接受魔术协会的委托而参加圣杯大战。本来预定和“赤”方的从者协力战斗,但因为言峰四郎和其从者赛米拉米斯无法信任而改为采取独自行动。与“赤”方从者的互相竞争,虽然在和“黑”方Berserker的战斗中得到胜利,但也在那时察觉“赤”方Master四郎的企图,因此远离战争。
虽说如此,但还是以圣杯为目标战斗到了最后,不过因莫德雷德和赛米拉米斯两败俱伤而从战争中脱落。狮子劫自己也因为了救莫德雷德所采取的行动而死亡。
在构想的阶段只决定这两人组会作为“本作的邦妮&克莱德”,“随便四处乱闹,不会后悔,一直战斗到最后笑着死亡”。虽然邦妮和克莱德并没有笑着死就是了。
作为魔术师的力量是以前一流,现在二流。魔术使的话是一流。作为Master的话,嘛,在能一次都没有和这个有点难搞的莫德雷德互相对立而好好驾驭这个时间点就能拿及格分了吧。
似乎非常喜爱连名字都没出现过的养女,只要找外套后面的内口袋就会出现一些老照片之类的。不过自从开始出入战场之后风貌就变得凶恶,所以两人的照片看起来特别有认真的学者风格。
如果莫德雷德看到那张相片,应该会笑一阵子之后理解那些不好的事然后保持无言吧。因为她理解了“这个照片里的男人在直到变成眼前这个样子之前都选择了充满疮疤的人生”这无可奈何的绝望。
狮子劫界离向圣杯托付的愿望,实在是真的非常痛切的愿望。大概在心里的某处觉得口中说出的愿望并不是真实的,其实真正的愿望只是想改变她的死而已吧。
在发现这点的时候,在接受这点的时候,狮子劫界离作为魔术师的一生就完全告终了。
然而,在当初构想时被达尼克赶走的一族末裔就是狮子劫界离。不过因为时序上会出现矛盾而且再说他也和千界树没什么关联所以直接不采用了。

Fate/Apocrypha material: Fate/Apocrypha用语辞典
§
shishigou-kair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