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桐脏砚

怪异的虫先生。
以上。
剧本担当非常喜欢。
这个人出来的话打字的状态都不同啦。
呼呼,果然传奇小说就要有老爷爷呢。

Fate/side material: Fate用语辞典
§

如果要提到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间桐付出的牺牲,就只有房子的防卫结界被破坏以及鹤野先生的手腕不见了这种程度的小事而已,比起得到碎裂的圣杯碎片来说真是太划算了,老爷爷乐的呵呵大笑。
从者战本身较于偏向对雁夜的制裁,若是雁夜真的成为最后的胜利者,对脏砚的美学来说反而会是微妙的感觉也说不定。关于雁夜,原本是打算看着他以逃亡者的身分过着悲惨的生活,但他居然付出了不符合间桐主义的英雄式自我牺牲,因此激起了老人的激愤。“不过是我族的血脉居然这么嚣张”,有着这种仍然活着却已腐朽的亡者所特有,扭曲的骄傲吧。
附带一提,在因为狂战士的暴走导致刻印虫死灭的时候,脏砚就认定雁夜已经死亡。终于获得自由的雁夜回到间桐家时,正好是脏砚出门看看有没有机会趁火打劫时的空隙,正好是擦身而过的形式,所以雁夜能在没有受到阻挠的情况下到达桜的身边。在不幸达到顶点时却因为奇妙的安排把握幸运就是雁夜的才能吧。

Fate/Zero material: Fate/Zero用语辞典
§
matou-zouk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