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峰绮礼

被魔术协会,从圣堂教会这两大组织派遣了的监督者。
上次是Archer,这次作为Lancer的主人暗中活动。
二十代前半部分,父亲被托付为参加冬木市圣杯战争的监督者。
此后,从教会以所说的“被派遣”的形式转业到了魔术协会。
作为在第四次圣杯战争生存者的一人继承了监督者一职 。
有教会的代行者的资格,灵媒治疗为其擅长。
作为代行者一流,尽管如此对上埋葬机关的第七位无论如何也完全不是对手吧?
对灵体的攻击力出众,(虽然有歪曲)由此可看出他的信仰并没有动摇。
似乎喜欢破坏,不过,跟士郎一样是偏重于“制作”这一方面的魔术师。
灵体,精神的治疗的技术达到了司祭水平。
不是恶徒的坏人。歪道但不残忍。
在《Fate》中最大的敌人。
如果说Archer是光让士郎的瑕疵浮现出来的存在的话,那么言峰就可以说是由于暗而显露出来的壁障吧。
初期理念是“看到的瞬间就明白是黑幕的家伙”。

Fate/side material: Fate用语辞典
§

Fate/Zero的另一位主角。最初会有Zero这项企划的提案,就是因为以前的初回特典side material本里,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再切嗣旁边,年轻绮礼的短发和耳饰在胸中引发的连猗导致的暴走。
剥夺本篇绮礼的领悟和从容,加上迷惘和徬徨而成的角色。Zero中他的自我省思扭曲了不少过去的记忆和事实关系(尤其是关于妻子的记忆为最),10年后已经看破了的自我分析,对于自我的评价是更为精确的。在第一稿中比着过于在意旧设定的身高,动不动就是“巨汉”、“巨大”、“彷彿要冲破云端”之类的描写,在经过“这不是绮礼的形象吧”这样的首脑会议的结果,若无其事的改变了身高设定。
关于八极拳,原本是父亲璃正作为精神休养的一环而传授的,不过随着在代行者时代累积的浴血战斗的经验,慢慢升华成了绮礼流人体破坏术这种扭曲的型态。当然绮礼和身为理想型的父亲的功夫有很大的差距,年轻时似乎因为这点而无法原谅自己的样子。

Fate/Zero material: Fate/Zero用语辞典
§

不用说,就是《Fate/stay night》以及《Fate/Zero》中登场的反派(不过要这么说的话,在精神层面上太过复杂)。虽然在本作完全没登场,但处处可以察觉其存在,因此特别介绍。
言峰绮礼目前依然在冬木当个极为称职的神父。原因是第四次圣杯战争并未发生,最后他并未发现自己的资质。要是他参加亚种圣杯战争之类,说不定会改观,但只要他待在冬木,就不会有机会。
换句话说,目前他依然对自己的存在意义与业障感到苦闷。
虽然向父亲璃正打听过哥哥四郎是什么人,彼此却几乎没有交流。原因并非出在绮礼,而是四郎刻意躲避他。
其实也是因为四郎察觉到义弟绮礼的“扭曲”。当然,四郎非常想让他从苦闷中获得解放,可是左思右想,实在不是什么好事……再加上万一他肯定了自己的扭曲,第一个遭到攻击的可能就是自己,这让四郎非常担心。
现在的情况依然像火山上浇汽油一样。因此四郎面对绮礼时,始终尽可能保持距离。

Fate/Apocrypha material: Fate/Apocrypha用语辞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