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尔伽美什

上回的Archer,打败了Saber的人类最古老的英雄王。详细请参照游戏正编的能力设定。
可以说被称作从者杀手般的存在,普通的英灵根本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从者中毫无疑问最强的存在。
执着于与Saber的战斗,在与士郎对战时散漫,因而战斗中大意而败退了。不过如果认真战斗的话可以说是没有敌手的从者。
也许因为在人类社会生活了十年吧,不知道为什么很在意自己的打扮。
有各种各样的日常穿的衣服,最中意的是在凛路线穿的摩托装。
因为“会被煤弄脏”那样的理由而放走士郎他们。
打击!原来主人公的性命价值在吉尔大人的上衣以下!
不过那样的性格到现在居然很好地没引起纠纷,真让人感到不可思议吧。
那个吉尔大概也明白,而喝了某宝具改变了身姿和性格。
另外,设定的时候“请务必将吉尔画上全身的黄金甲”说了这样任性的话。
理由,大概是因为这是个要反复挑战某六十层高塔的时代吧~

Fate/side material: Fate用语辞典
§

第四次圣杯战争中职阶为弓兵的从者。虽然是由远坂时臣所召唤,但之后舍弃了主人,改和言峰绮礼再契约。本篇加上Zero中最强的角色。详细情形请参照元祖Material。在“男孩遇见女孩”的Fate本篇中,受制于“爱终将获得胜利”这样的宇宙法则而屈膝,但在Zero中便是毫无遗憾的发挥了那有如作弊般的最强实力。若是认真的寻求圣杯的话,圣杯战争真的会在一夜间结束吧,不过骄傲以及大意乃是王气的一部分,为了愿望机这种东西而认真未免太幼稚了,这点关系到王的体面,是绝对不能让步的。考虑到这样的缺点,姑且可以成为战力上的平衡……吧?
Zero的最后漂亮的逃脱了安哥拉·曼纽的吸收,但本篇樱路线却走向了那样的末路,是因为在女性的面前裸体而分心―――不对,是因为被从本体切离的“泥”的状态和连接本体的“影”之间威力的差别。

Fate/Zero material: Fate/Zero用语辞典